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人年轻的时候,该干什么?

人在年轻的时候,首先要做的就是“别着急”。


许多年轻的孩子太急了,动不动就喜欢问我们中老年人:我该读哪些书?我该学些什么?我该掌握什么技能?我该看哪些公众号?我该上个培训班学代码吗?我该去学点投资理财吗?我该买房吗?我该考虑移民吗?


你们啊,真是,太年轻,太简单,太天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十几二十岁的时光,本来就是用来给你们消磨、寻觅、困惑、去寻找自己道路的啊,这一步本来就不该跳过。把青春折腾掉,你们才会知道时间的宝贵,知道生命的意义,才会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才会为了你的理想去真正努力。


很多人年轻的时候,很着急,像没头的苍蝇,热锅上的蚂蚁,尖屁股的猴子,掰苞米的狗熊,焦虑、恐慌、总觉得自己该干点什么,于是到处问人,听学长忽悠,听老师传道,听长辈催促,听职场老油子洗脑,报了无数培训班,考了各种试,交了各路朋友,甚至穿上西服皮鞋,假装大人模样,弄个皮包公司创个业,言必称雷军马云,任正非语录比谁都熟。


其实这种孩子,才是真正地在浪费时间,还不如那些两耳不闻窗外事,读闲书、打游戏、踢足球、打篮球、谈恋爱的傻小子们。因为像前者那么折腾,很可能四年大学下来,青春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得到,什么都没搞懂,一本书都没读全,一个真正的朋友都没有,反而连自己最该享受的快乐,都没有得到。


年轻人最宝贵的是什么?不是什么技能,也不是什么人脉,更不是什么恶臭油腻的手段,而是那份纯洁和透明,孩子的心大部分都是单纯而善良的,对世界的感知是敏感而丰富的,这个年纪,就该把成人的世界隔绝在外,好好享受属于自己的学习、友情和娱乐。读几本“闲书”,打几场篮球,交几个朋友,谈一次单纯的恋爱,比什么都值得。



我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几乎是个对世界一无所知的傻瓜,除了学习和娱乐,我不操心任何事情,什么房价、什么股市、什么中国美国,什么世界和平,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可以读书学知识,但不必真正操心这些事情!当年我整天不是在篮球场上打滚,就是在宿舍里打游戏读闲书,我高中时期,互联网还没有这么发达,我没有手机和电脑,无聊到把《史记》来回读了七八遍,把《金庸全集》讲给同学听,背诵《红楼梦》里所有的诗词,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自己研究古典诗词的格律,没事还找了一本《大学物理》看着玩,在只知道一点微积分皮毛的情况下,搞懂了麦克斯韦方程。 我大学时期,比较荒唐,说起来你不信,我曾经烫了个爆炸头,留着大胡子,穿着花短裤,在校园里招摇过市,每天要么是眯着眼睛睡不醒,要么就是翘着二郎腿高谈阔论。整天研究哲学和宗教,跑到图书馆宗教那一栏,一泡就是一整天,我读了几个版本的《圣经》,读过了《古兰经》,会背《版若波罗蜜多心经》,我还看印度教的神话故事,,甚至还学了几手道教的符咒,没事就用毛笔在宿舍画符做鬼,做法驱邪......我甚至想写一部科幻小说,把基督、佛祖、穆圣、老子、庄子、孔子都抓起来,关到高科技太空监狱里,看他们怎么出去。 那时候我很快乐,从来不担心未来可能遭遇的挫折和困难,从来没有想过未来会过一段穷困潦倒的生活,我也很出名,无论在哪个学校,我的文章是会在各个班级间流传的,我帮忙写的“情书”、“情书”是黑市通货,我书法很好,老师都会来找我写幅字送给他,女生都是我的“闺蜜”,男孩子都是我的球友,宿舍联床夜话的时候,所有人都是我的听众。我每天洋洋得意,过着神仙一样的日子。从没有想过未来辛苦的生活,未来职业的规划,赚多少钱,买什么样的房子,娶个什么样的老婆。 这些事情,本就该顺其自然,什么年纪,做什么样的事情,工作、职业、人际关系、未来规划,本就不该在学生时代,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去考虑,年轻的时候,你该考虑自己“想要什么”,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在少年时代,感性比理性重要,知识比经验重要,很多年轻人之所以焦虑、迷茫,是因为“想得太多,而读书太少”。我年轻的时候,虽然写作能力很强,但我并不确定我将来可以以此谋生,我只是为了乐趣而写,我写了也不是给外人看的,而是自娱自乐,在死党知己面前显摆的。我那时候,还觉得自己可以老老实实做一辈子工程师呢。 读书求知的时候,其实不能带有太多的目的性。读书、学知识,其实和交朋友是一样的,你待之以热爱,以坦诚,知识同样就会坦诚地回报你,如果你以功利待之,知识也会以功利待你。我读书,从来不是为了以后工作有什么用,而是因为我确实觉得它有趣、好玩,很多人读书之后,两三天就忘了,但我直到现在,还能做高等数学的题,还能做空间解析几何,还能背诵《过秦论》,还能以柳公权的笔法临摹《神策军碑》,略加回忆就能把红楼梦、金瓶梅、水浒传、三国演义、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小说中的全部人物情节叙述出来,这不是因为我厉害,而是因为我喜欢这些,我觉得有趣。其实我是个智商不高的人,学习的时候并不出色。 很多人总是以功利的心态看待学习和生活,觉得你读那么多闲书,懂点自然科学常识,知道点历史人文地理有什么用?这些都不是能够讨口饭吃的技能,敲代码不需要微积分和电磁学,写文案不需要古诗词功底,搞销售不需要知道麦克斯韦,抄图纸也不必懂得结构力学,搬砖不需要会书法,搞好办公室关系也不必精通《笑傲江湖》。 但是你错了,这些能力确实没什么用,但是能让我这个人整体“很有趣”,我到哪里,大家都会对我产生好奇心,我也会在工作、生活中交到真正的朋友,有人会在半夜打电话向我征询对他一首诗的意见,我老婆会让我帮她翻译古典文献,我和朋友吃着火锅喝着酒,就能讨论起苏东坡和辛弃疾,年轻的孩子们找我讨论《资本论》的某些章节,我还能帮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小孩解方程做函数辅导物理题。 自古圣贤伟人,年轻的时候,也挺糊涂的,也都没那么英明神武,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做什么,一定能做什么。罗斯福年轻时吃喝玩乐,不务正业;刘备年轻是任侠好勇,四处游荡,喜欢声色犬马;刘邦前半辈子都在混日子;毛泽东十几二十岁的时候,在洗冷水澡,读闲书,大雷雨天光着身子爬岳麓山,和萧子升穷游湖南,风餐露宿......那个时候,他并没有明确自己未来要做什么。 我不是说我和他们一样,我只是说——他们也一样,他们年轻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功利,年轻嘛,青春嘛,就该激情四射,飞扬跳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找点有趣的事情,多尝试些自己没有尝试的事情,去睁开自己的双眼,了解这个美丽而奇妙的世界,多点感知,少点偏见和固执,这才是为你的未来积蓄能量,也是为你的未来塑造一个健康的体魄和灵魂。此后,无论你是上九天揽月,还是下五洋捉鳖,你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喊苦,不会后悔,不会怨天尤人。我成年之后,苦头没有少吃,钱也没少挣,换了各种工作,但我从来没有觉得挫折、气馁、沮丧、焦虑,该干嘛干嘛,穷日子穷过,富日子富过,爱干的工作去做,不爱干的工作也去做,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赚钱是赚钱,理想是理想,该愤怒就愤怒,该乐呵就乐呵。你要问我有什么能力?我的能力就是——保持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和乐趣,善良诚实地面对自己和他人,贪婪地享受每一分每一秒,然后去稳步达成自己的目的。然没有什么大出息,但感谢青春,我没有什么遗憾。 


年轻人,不要听那些职场鸡汤,不要学那些市侩道理,不要听各种大V和营销号王八念经。


十几二十岁,要像少年啦飞驰,要心地善良,读书不辍,追求知识、自由、正义和平等,对世界充满好奇,勇往直前,少年的血是热的,心是透明的,脑子是最聪明的,整个人都发着理想主义的光,不要让这光芒暗淡熄灭,要照亮同学、照亮同事、照亮同志、照亮世界和未来。

本文地址:https://www.wuxiareview.com/archives/4617/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人年轻的时候,该干什么?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