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申鹏:颜色革命,回到法兰西

229年前,巴黎市民攻占了巴士底狱,路易十六从睡梦中惊醒,问道:“这是一场叛乱吗?”


他的近侍答道:“不,陛下,这是革命”。


历史把那件事叫做“法国大革命”。


147年前,一群工人、医生、记者走上巴黎街头,筑起街垒,和军警对抗,最后经历了“流血的一周”,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写成了《国际歌》,历史把它叫做“巴黎公社”运动。


现在,巴黎人又穿上了黄马甲,冲上了街头,在12月1日清晨至2日清晨,共有超过13万6千名法国民众参与到抗议活动中,多地上演严重的打砸抢烧事件,大量汽车、商铺损毁,整个街头到处都是浓烟和烈火,穿着“黄马甲”的人们,和法国军警打成了一团,现在,已经造成了数百人的伤亡。



这是自1968年以来,整整50年以来,法国爆发的最大动乱。法国的在野党们开心了,刚好可以借此攻击马克龙政府,极右翼领袖勒庞女士甚至在推特上写了一首打油诗:“英雄啊,黄背心,你们把自己的身体变成壁垒,高唱马赛曲,保护无名英雄纪念碑,以免遭到打砸。你们是站起来与小流氓勇敢斗争的法国人民”。



实际上呢,这都是借他人酒杯,浇自己块垒,这些人可不只是游行示威,他们还会“打、砸、抢、烧”,他们在巴黎市区烧毁无辜者的汽车,砸烂商铺,抢劫银行和商店,造成了大量的财产损失,巴黎街头,满目疮痍,游走式巷战在法国防暴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爆发,412人被捕,133人受伤,190起火灾。就连凯旋门和罗浮宫都火光冲天,凯旋门上大书“打倒资产阶级”的口号,博物馆的玛丽安雕像被砸烂,到处都是愤怒的喊声、高压水枪的喷射、冲天的火光、混乱搏斗的人群,以及直升机的轰鸣。




虽然法国巴黎号称“世界革命老区”,但这这个闹哄哄打砸抢的架势,看起来并不像是巴黎公社、法国大革命那样的运动,而像是2014年台湾的“太阳花”运动,2014年乌克兰的“橙色革命”。当年太阳花闹台湾的时候,民主党不管他们打砸抢、冲击立法院、毁掉文物,反而全力支持,称赞他们代表民主和正义。


四年前,乌克兰爆发冲突和暴乱,众多拿着北约资助的示威者冲上街头,一时间火光四起,棍棒横飞,西方媒体称之为“橙色革命,对其赞赏有加,甚至背后支持。现在法国的黄马甲闹革命,西方媒体却怒了,声称这是一场“反对民主政府的暴乱”,双重标准,臭不要脸,由此可见一斑。



要知道,就连法新社自己都觉得:“法国街头就像是爆发了革命”。


法国人民搞“街头政治”,是有传统的,稍有不满,就要上街折腾一番,但这一次,可能不会那么容易收场,因为他们对政府积怨已久了,这次暴动的矛头就是直指马克龙。早在今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那天,巴黎就有2万人冲上街头示威,成百上千名蒙面人向汽车和店铺投掷汽油弹,洗劫商店并与警方展开打斗,被称为“五一暴力事件”。“五一暴力事件”的矛头也是直指马克龙。刚赢得选举那会儿,法国国内对马克龙期望颇多,“变革”和“激进”是这个年轻帅气领导人的主旋律。但在法国人民看来,马克龙不过也是个“富人总统”,比如新的劳动法改革计划旨在让企业更加容易雇佣和解雇工人等,比如上涨的燃油税掏空了底层劳动者的钱包,比如高等教育的不断涨价,更是让法国人越来越上不起大学。


马克龙的燃油税涨价,打着低碳环保、对世界负责的旗号,声称是在履行《巴黎气候协定》。和特朗普相比,明显有着“白左”何不食肉糜的味道。今年以来,法国柴油车燃油税已经上涨了23%!马克龙依然坚持要维持法国的“大国形象”,推行“清洁能源”,称此项政策将帮助法国向低碳国家转型,并且有助于降低国内长期的高失业率。但国劳动人民还在吃草,自然不会买这个账。


那些高高在上的巴黎老爷们根本不知道,每个月从钱包中被挖走80欧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一位“黄马甲”运动的成员如此骂道。



现在,法国这场“黄马甲运动”,已经从原先的抗议政府加征燃油税逐渐发展成了一场反对马克龙政府领导的抗议示威活动,人们高举“马克龙辞职”标语和海报,喊着口号,要马克龙下台。逼得马克龙不得不从阿根廷G20峰会返回,甚至要暂停征收燃油税。不但如此,这次暴动不光发生在法国一国,还蔓延到了欧洲的比利时和意大利。


12月1日当天,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成千上万比利时民众穿着和法国人一样的“黄背心”走上街头,并最终演变成了暴力袭击事件。而在袭击过程中,欧盟委员会总部附近的两辆警车被严重焚烧,比利时警方当天共逮捕了约60名暴力袭击者。意大利米兰,有数千人走上街头抗议新政府出台的安全法令,抗议者认为政府在最新的安全政策上“不作为”。


法国“黄背心”的抗议正逐渐演变为对于社会不平等的不满。现在的法国看上去依旧是欧洲大国,其实早已百病缠身,深陷债务危机,2018年一季度,法国公共债务规模达到约2.255万亿欧元,相当于该国国内生产总值的97.6%。社会福利支出过高,拖垮了国内产业的发展和竞争力,但此时削减社会福利,又会引起社会的强烈不满。失业率居高不下,但来自中东的难民却不断涌入,挤占了法国平民的生存空间,也必然会引发种族之间的极端对抗情绪,这次的“黄马甲”运动中,就活跃着大量的极端右派政治势力。


其实,这不只是法国的问题,还是整个老欧洲的问题。


当年发生在东欧、中亚各国的“颜色革命”、这一回,将会回到他们的故乡。

本文地址:https://www.wuxiareview.com/archives/4623/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申鹏:颜色革命,回到法兰西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