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评论

谁说英雄寂寞

姬喵:贸易摩擦,1967年和蔡省长

之前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引入了世界体系论的模型,将1945-1990,十九世纪末到1945,1990至今的三个大时代做过对照分析。尤其是指出过,1929年和1967年是之前两个世界秩序的转折点(没看过的同学可以点上面的链接),现在,看一看法国的街头,是不是有些眼熟?想想1968年著名的五月风暴,嗯,请读者和我一起善良的微笑。


就像29年只是暴露了问题,真正让大家意识到,问题非但解决不了,反而只是开端的时候,是1937年的美国经济衰退一样,08年的问题,从来不会因为拖延症就能够解决,到了18年,要是再看不出自己处在历史的转折点上,那非但没有情商,简直没有智力。事实不会因为哀嚎和诅咒而消失,反而会因为哀嚎和诅咒而彰显,就像很多人了解的那样,周期理论只是你认识世界的工具,因为工具的美艳而称赞,就会失去对目的的追求。


目的是什么呢?目的是理解现象和本质的关系。


首先让我们来思考发生在法国的事情。



燃油税引发的社会动荡意味着什么呢?反正不意味着巴黎市民真的就开不起车,而是说,从08年到现在,起码法国的经济政策,并没有让人民的心里舒服一些。虽然这不意味着人民就是无罪的,但是现代政治就是这样,首都人民永远是惹不起的,惹毛了首都人民,政策就不能执行。


我们知道,马克龙的当选并不意味着他的政策受到欢迎,相反,是因为他的对手勒庞的牙齿显露的过于明显,就像爱好和平的德国人民并不是出于对于其他民族的憎恨而选择了希特勒,而是出于对共产主义的恐惧而选择了希特勒一样。历史哲学就是这个样子,看似牙齿外露的那个恐怖对手,反而其实是相对不怎么有害的那一个,曹爽并不会让七千多人丢掉脑袋,但是笑眯眯的太傅绝对可以。


然而,因为恐惧一方就投向不表态的另一方,这种愚昧是共通的,从高平陵事变开始就没有改变过——在历史的转折点上,有时候真的就只有恐惧蠕动的大多数人、当政的,看似张牙舞爪的白痴和沉默不言的独行者三种,沉默不语的独行者要么硬着心肠去扮演一个暴君,把张牙舞爪的白痴和恐惧蠕动的大多数人依次干掉,最终收获荒诞,不合作和恐惧之中缓慢瓦解,但确实是好不容易踩了刹车的政治秩序,要么,会因为不够勇敢,变成下一个张牙舞爪的白痴,最终被沉默的大多数再次抛弃。


当历史最终运行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就没有什么人是真正的胜利者,也没有人真正能够为国家的衰败背负责任,怪谁呢?怪你法国抛弃了帝国的理想还是怪你法国最终没有能够坚持戴高乐的政治原则?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法国人沉浸在中美不断斗争所激发的漩涡里,想要发出自己的声音,却发现连首都的市民也搞不定。


这个时候,初步碰撞了一下的真正的两头巨兽,反而各退了一步,留出九十天的时间去舔舐伤口,在庆祝大统领当选的狂欢中,我们曾经提到过,大统领内不能肃清朝纲,约束黎民,外不能收缩战线,节约花费,对欧洲,尚未彻底掀起右翼的风暴,去瓦解欧盟,对东亚,非但不能够引发中日和中印的矛盾,反而让中日日益走近,中印在激烈地对峙了一下之后,却快速意识到了两边的恐怖体量,于是各退一步,去训诫一线的军队。而在大博弈的中心,在他最应该和解的俄国前面,是乌克兰已经溃烂又不可逾越的身躯,操纵着这身躯的正是千方百计阻止美俄和解的欧洲人和英国人,王八拳已经打了一遍,结局也非常明显——众议院的结果是不需要解读的。



也就在这个时候,东南某省传来了类似法国的消息——慷慨激昂并没有什么用,闹了一通之后,面包只会更少。互联网政治并不能够改变政治学的美德和政治的本质,相反,只是为这些美德和本质提供了反面教材。虽然,查一下数据会知道,两岸贸易受到蔡省长愚行的影响其实比较有限,但这就更意味着,危机并不是从蔡省长开始积累的,而是从贵省的经济结构被锁死开始的,贵省人民最终会发现,蓝绿都解决不了面包问题,那么谁来解决啊?聪明的你自然很快会知道答案。


说到底,法国和某省不是主流玩家,他们只是在中美之间形成的漩涡中颤抖。最先知道自己不算是什么玩家的日本人就有意思的多,在中日破冰之后,霓虹官员再一次表达了对中美贸易摩擦休战的赞赏,你看,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是多么可贵的品质。


回到这篇文章,我们在结尾留下了工具,让读者去思考贸易摩擦的后果,我们希望有人已经能看出来,这个世界上容不下太多的资产阶级,有国家要振兴,就有国家要在灰烬中哭泣。国际秩序变动的代价谁来付这是一个魔鬼最经常思考的问题,想要活下去又装成好人,最重要的是一面去思考这个问题,一面去安慰即将哭泣的那些人。


全球化的时代,网络引发的破坏性力量在列国间传导。


一根绳子慢慢绷紧,断裂的一定是最脆弱的那一段。


很多人并不了解民粹政治,民粹政治的内核并不是人民万岁,而是社会分裂成失语的有产者和巧舌如簧的无产者这两种类型,有产者和无产者都失去了美德,前者不再能够为自己的地位提供文法上的合理性,就像俞敏洪被喷成了筛子一样,而后者则失去了刚毅木讷的仁性,以为辩论术才是无产者赖以生存的战斗技能。在一座城市里,居然找不到任何一个秉持着政治美德的团体,那么,聪明的你一定能闻到腐败和溃烂的味道——这种东西是秃鹰和土狼的最爱,虽然狮子不会去碰这些喋喋不休的烂肉,但是,狮子当然希望即将被自己吃掉的秃鹰和土狼能够长得更加强壮一些。



未来会怎么样?对于正在激烈博弈的中美来说,任何世界其他地方的溃烂,都是最美妙的消息。对于饱受内部纷争的秦国来说,吴国的崛起悦耳动听,他非但证明了楚国的颓废,更试探了晋国的底线,最终又被一个更没有底线的搅局者迅速摧毁——是的,有时候,你会怀疑是孙武下了一盘不可言说的棋,棋盘上成列的除了列国,还有他生死过命的朋友伍子胥——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人哭,就有人笑。有人幸运,那一定是因为另一些人非常不幸。我们不能因为阴谋论的套路,把改变世界的希望寄托在几个人身上,但是,世界的改变的确是由关键的那几个人完成的——这两句话之间存在的差别即是政治学的美德所在。


这是2018年的最后,不管是不是愿意承认,苏联解体后的世界秩序的转折,已经发生完毕了。新自由主义孕育了他最残暴的敌人——民粹分子,在新自由主义主导的西方快速扩张到巅峰的时候,因为边际效应递减而感觉到饥饿的大多数人就凸显于历史的舞台上,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以为自己国家无所事事的年轻人无非是冲着某大国的火炬队伍搞搞新闻,暗自窃喜,后来,他们认为这个故事会仅仅发生在外围世界的突尼斯和叙利亚,但是很快,上等人们就发现,这个故事就在自己脚下蔓延开来,而自己却无能为力。



接下来,对于中美来说,故事是简单的。


谁能更让自己的人民有获得感?有成就感?能不能解决就业岗位问题?能不能阻止通用这样的混蛋往国外转移产业链?用什么阻止?


阻止不了怎么办?


“发展就是硬道理。”“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就用这两句话作为结束吧。留给很多人的时间都不多了。

本文地址:https://www.wuxiareview.com/archives/4624/






  应广大网友要求,特开了个公众号防失联,有想法和建议可以在公众号留言。

微信扫一扫关注“武侠评论”(微信内直接长按二维码)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武侠评论 » 姬喵:贸易摩擦,1967年和蔡省长

评论 抢沙发

文章评论已关闭!